浓眉兰

所谓偏倚


坐公交车,在最后一排,看到有老人上来了,想让座。

但我不喜欢大声喊着让长辈坐过来的感觉,好像那个座位是我的一样,但是我也只是一个过客只是暂时的坐在那,再就是不想让人家产生自己老了或者不中用了的想法,只是一个座位,只是想让他休息一下。一般会在需要座位的人快过来时,装作要下车的样子,比较自然的让人家坐那。结果今天起来早了,老太太还差几步走到跟前,旁边一小姑娘眼疾手快,在我屁股刚离开几厘米,她就坐稳了。我觉着不对,回头一看,瞪了她一眼。

老太太一站也就下车了。后来售票员问有没有人下车,我和旁边的女孩都不下,售票员就喊不开后门啦。结果抢座的姑娘要下车,到站后一直拍车门,售票的不高兴的喊,“刚才问怎么不说呀!?”她摆摆手,说不了话。我才反应过来,她是个失语的姑娘。她脚步匆匆离去。

我想到老师刚刚讲到的科学研究中的偏倚。我想,科学研究基于生活,基于实际,但生活中又仅仅是一个小小的座位,就让我对一个人产生这么复杂的感情,从开始的厌恶到后来的惊讶再到同情,这其中的偏倚又有多少呢?

在我的大创中,以访谈为工具收集资料,只要研究者的个人感情色彩稍稍带入便会产生反差极大的结果。我要怎样才能保持研究对象的真实性,保证研究的可信性呢?

2014-04-02

发现自己这些年是不是没有真正喜欢过谁,是不是太自我了,,如果有,那一定是杜健和高鑫把,其实什么是喜欢可能我自己都不清楚,就这样吧,童年的,青春的,都过去了。再见。